❀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左开弓》完结

(定时稿最后一章将于31日早上8点发布)

全文地址:http://jw.motie.com/book/115861

手机端:http://m.ijinwen.com/wechat/book/115861


后记

【一】

打下了“全文完”这三个字以后,我暂时关掉了电脑。我拿了烟和打火机走到楼梯口,手一直都发抖,打了两次才点着火。我就那么一个人忽然靠在栏杆边哭了起来。在霍左问沈一弓“你怕吗”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本书中的角色是我写到现在最为动情的一组,沈一弓与霍左,他们真的很好,好到我结束了全文之后一时之间甚至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们。我只能自己在那儿自言自语着: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怎么样,不论这天有多黑,请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你们会一块等到天亮的。

我只是觉得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接下来不论再遇上什么都不重要了。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的那么厉害,也许是喜极而泣也许是别的什么,我直到烟烧尽了才终于慢慢缓和了下来。

这本书我投注了许多自己的私人感情,从他们最开始时的懵懂与憧憬,还是再相逢后小心翼翼地试探与警惕,我一点点给他们的爱情去铺路,又放任他们自己去发展去选择。

我把他们的爱意推到了顶点,又设置一道又一道客观性的门槛,强行让他们冷静下来。等行文大概到十万字左右的时候他们已不再是由我操控创作,我渐渐被他们的选择牵着走去,他们的不甘与隐忍,他们的奋斗和牺牲。

两个主角,相比较下来沈一弓更像是那个抱有一腔热血守着底线与正义的我们,霍左则游走在罪与罚的边缘,他既完美又不完美,既拥有一切又悲观到谷底。

我在写每一本耽美小说之前,都有一点非常固执坚守的事情——那就是这对相恋的男人我希望他们就算独身也依然足够吸引人,他们的爱情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锦上添花,他们本身就是非常非常好的人。

霍左不好,我借沈一弓的口直白说他不是一个好人,他这一生都在复仇与救赎中度过,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日来过,等待着死亡降临,因为他知道这是命定的东西。他生命中所出现过最好的东西就是沈一弓,除此之外,对他来说,所有曾美好的一切都会被毁灭,就像他的母亲,他的初恋,他所有坚信的一切。

但沈一弓却给了他一线光明。

故事临近结局时,他重新拾起了“底线”,他会愿意以牺牲去成全别人,而不是把冷漠通行到底。他和程长宇决斗的最后想的是什么呢?归根结底无非还是以个人牺牲换取更多人的幸存。

沈一弓一直以来都那么被动,可随着他的成长,他一步步把控住了自己的命运,也没有彻底被仇恨冲昏头脑,陷入罪恶的深渊。稍有偏差他极有可能会成长为和霍左一模一样的人,但他个性中保持的赤子之心与近乎偏执的正义感让他在风雨飘摇之中找到了他要坚守的东西。是,后来他和他曾经厌恶的人越来越像了,可他终归不是那样的人。

他的成长既主动又被动,进一步的去承担更多,且一步一个脚印沉稳地朝前方而去。内部的倾轧与暗杀,外部的战乱与纷杂,他都能坦然面对,尽自己所能保护更多的人,做一个大丈夫。

他也终于能明白霍左生命力最为悲凉的那一部分究竟来源于何处,也终于有底气托起对方的身体,互相扶持继续行走下去。

就是这样两个人,这样两个相爱的男人。

他们真的很好。

 

【二】

我听着《I SEE FIRE》在全文写完之后第二天写下这部分。它也是我在创作上海沦陷之后不断单曲循环的一首歌。我喜欢它的歌词,与我想写的部分不谋而合。

“Now I see fire, inside the mountain 吾见烈焰,坳中熊熊

I see fire, burning the trees 吾见烈焰,席卷山林

And I see fire, hollowing souls 吾见烈焰,灼魂蚀魄

I see fire, blood in the breeze 吾见烈焰,如风饮血。”

当时为了写文查阅了大量和淞沪保卫战相关的资料,我曾经和读者们说过,我有两个完全避不开的泪点,一是生离死别完全无法避免的痛苦,二是战争来临那些牺牲在前线的战士。当战火蔓延,战士却仍义无反顾迎着炮火向前。所以才有“中国不会亡”,所以才有“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的歌声。“战士”同样也是我最后一卷的卷名,除了两名主角之外,配角们在经过前面几卷的情节发展也一步步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战士。他们沐浴鲜血,选择直面敌人。创作过程中我一如既往选择了重要的女性角色进行塑造,这是我的小习惯了。本文里的这些女配角:尤一曼、穆秋屏、秦明月,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深深烙印,她们每一个人都愿意拿起自己的武器去为自己权益抗争。我写她们,有时候也是在写自己——但她们远比我要勇敢。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会和她们做出同样的选择吗?怕死吗?为什么不怕,又或者为什么害怕?怎样才能隐忍下去,怎样才能坚持下去。尤一曼身上阅遍沧桑只取一瓢饮之的豁达与放手;秦明月在深思熟虑之下消解了不甘与恨意,一步步和自己和解;穆秋屏看似最果断洒脱,却也在选择的终点彰显出了她自毁又悲观的本质。我爱她们,这些美丽、风情又充满生命力的女人。她们作为妻子、首领、战士、母亲的无所畏惧。

还有那些为了崇高理想牺牲的人:老卢、胡主编、许若农夫妇。还有那些浴血奋战在前线的人。还有那些儒雅的书生:宋祁、梁清文等人。我近乎偏执的用灾难与死亡去彰显他们的风节气骨。虽然我总是于心不忍,可我又一遍遍自虐似的在这种往返之中敲下一个又一个字符。

还有那些孩子们:欣怡、丫丫、小强……

和平来之不易,而所有希望归根结底落在了下一代身上。

 

【三】

如今重新浏览全文,我没有再哭了。我尽自己全力书写了《左开弓》这个故事,虽然目前来说它仍不是最好的,许多地方其实有更高级的阐述方式,但我仍觉得这故事好歹已能让我自己印象深刻了。

也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我仍然会继续努力创作,通过这些练习,让下一本书更能打动你们。

谢谢。

感谢阅读。

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