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SHIVERS》的现货掉落!今晚7点开售!还剩21本,每份价格为46.8!贴纸6元!!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5958306740

传送门看留言回复!

【随笔】《作为一头河马》

我一般怎么打架呢。

我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打架的,主要原因,那一年我开始发胖,从原来(我妈的话来说)瘦瘦小小豆芽菜一样一米三的小丫头,变成了一尊一米五的母河马。具体我为何会变成一个胖子,至今都是个迷。从那个时候起,班里的男生总会对我喊一句“肥婆”。

对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女生来说,就算我性格外向开朗,这也不是什么有趣的“玩笑”,更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我一开始感到羞耻,当别人这么喊我的时候,我自我怀疑,是不是真的是我的体型有问题?我自己身上出了什么毛病?我以为是我的运动量不够,所以从那个时候起就请我妈给我报了跆拳道、武术班。

跆拳道和武术班并没能够让我变瘦。但当时的一个教练——我到现在都很感激他:一位年过六十的跆拳道老教练——在一次课后闲聊问过我为什么要来学跆拳道后,告诉我说:“你的体格很健康,你很强壮。至于那些说你胖的家伙,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体格叫他们认识认识这到底算什么?”

你来改变自己,那么今天他们可以用“肥婆”迫使你去改变,就算你真的变成了他们眼中的某种模样,接下来这件事就会结束吗?不,今天他们可以说“胖”,明天也许就会说你“黑”,后天会说你“丑”,你也要一样一样的去改变吗?

你当然可以变好!但那绝不是出于外界某些人恶毒、愚蠢的挖苦讽刺,你变好只是因为你有这样的目标,你想要变成这样,而已。但并不只是像这样卑微又弱小的去乞怜。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那个强壮又偏胖的小姑娘,我只在他班上呆了一年。但不得不说,那一年我的生活改变了。我用我的体格让他们认清楚了一件事:我他妈喜欢自己的强壮。

我那个时候中二的给自己的绝招取名,叫做“深海炸弹”,直接从楼道的一头对准人猛地冲刺把人撞倒在地,按在地上揍。所有叫过我“肥婆”的臭小子都让我狠狠教训了一顿。对于三年级的男生来说,一米五110斤的女生是能够跟大象、河马、水牛,一切你想象得到的庞然大物联系在一起的生物,我非常荣幸成为了这群小子的噩梦。

我明白,暴力并不可取,但对我来说,我从不后悔自己小学那三年所使用的暴力。而且我从未将暴力用在比我更弱小的人身上。河马、大象、水牛是体型庞大的,也是温柔大方的。但别把他们惹毛。他们的力量可不容小觑。

【文评】自由,束缚的枷锁

无题什么都不象征。只是重中之轻,枷锁下的飞行轨迹

白加得百:

《无题untitled》by:锡兰之红




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二篇长评,依旧写给  @❀锡兰之红  千言万语不足以表白,说多了都是自以为是的蠢话,好在我也就是个蠢物。忙得无可附加,以至于断断续续拖了很久,直到今天才看完了《无题》,想了很久才得以下笔。


我曾在开篇之时有过疑惑,无题——到底是真的没有标题,还是说只是必要的留白?在真正读完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理解,就像所谓的自由与束缚,到底是所谓的束缚凸显了自由,还是所谓的自由圈定了束缚?


艾伦·金斯堡曾写下“自由只存在于束缚之中,没有堤岸,哪来江河?”这句话看似真理,但其实也只是做了个简单的类比,并非真正解答。然而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事物都有所谓的答案的,论争便是如此,没什么结果,没什么对错。《无题》是个论争,是Loki与Thor的、是Eric与Charles的、是曾经激进的Thanos与屈从平凡的Thanos的,是自由与束缚的,是无人理解的天才与众星捧月的庸才的……论争太多,再怎么巧舌如簧,到最后大抵也只有百口莫辩的份。这些所谓论争本就是无解的,就像本文的标题,无题亦是无解,“不象征任何东西,也不暗示任何意义。”


最难以忘怀的是关于坚持自我与屈从现实的论争,这是个永恒的话题,但又让人无可奈何。有时候坚持自我就意味着无人理解,屈从现实又意味着放弃信仰,如何选择本就是世纪难题,更何况有多少人本就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无人理解,几乎所有人都难以欣赏才是一个艺术家真正苦难的来源。这种既想坚持自我,又渴望得到更多人理解的心情是太多创作者们所悲哀的。”这是洛基的纠结,也是过去一年我所纠结,所痛苦的。但我不是什么艺术家,创作不出好作品,不过烂人一个,得过且过。没有人会不希望被理解,但真正愿意去理解他人的又少之又少。


放不下的原则,是自己捅进心口的利刃。拔,下不去手。不拔,活该受罪。但这又有什么办法?亲手将心丢进榨汁机,捣碎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下。我完全理解Loki那种要名也要利的心理,谁又不是呢?说什么狗屁“是金子总会发光”,有的倒是反光了,但谁知道会不会只是个狗屁玻璃珠子?幺蛾子就别妄想做什么蝴蝶,丑小鸭能变天鹅是因为人家本来就是天鹅。能做毕加索,谁又愿意做梵高?死后荣光不过就是个笑话,到了真的死去的那天,名利真算成了身外之物。不是自视甚高,不是沽名钓誉,只是扭曲病态的故作坚强,在终将无人问津前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谁都不愿被忽视,但往往事与愿违,真正被看见的永远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又有多少即使被看见了也只是凸显他人的衬托。纠结过,彷徨过,放弃过,但都无济于事。爱无可爱的难以放下,失之千里的心存妄念。口口声声说着痛苦,其实不过只是你的痛苦,不愿意就此放弃痛苦的你,除了痛苦的你根本没有人在乎。


Thor企图牺牲自己,让Loki成为Loki。而Loki企图拯救“迷途羔羊”Thor,证明自己所坚信的并不是三两句空话。那是他们无数次论争之一,得不出结论,分不清对错。Thor出名了,Loki的画展却失败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才?也许真是Thor,也许就是Loki,毕竟又有谁不愿意看到天才陨落呢?人本就是幸灾乐祸又随波逐流的家伙,恨不得把失败者扒光了,揉碎了,当街示众。有时候再高的天赋,真的不及些微理解来得重要,但可惜的是大多数凡人,平凡得天赋和理解都不配得到。


Loki是个天才,亦是个疯子。天才和疯子本就是一线之隔,虽说疯子并不全是天才,但大多数天才却真真都是疯子,也只有疯狂能创作出令人屏息凝神的佳作。Loki就是其中之一,一个难以置信、高处不胜寒的疯子,到底该怪Loki的灵魂太过于自由,还是世人被束缚迫害太深?谁知道呢,谁在乎呢……自顾不暇,哪有闲情管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娥还是死鬼,毕竟人们只愿意看到他们所想看到的,其余的不过是一扫而过弃之不顾的垃圾。


我不知道自己卷进一场什么战役,又为了什么奖励。只知道所谓的自由,成了束缚的借口,从此为灵魂套上了枷锁……

SHIVERS进度!!印刷厂已经发出!周六陆续开始发货!!

《左开弓》签约已定,预计国庆期间开更

新书编辑那边回复啦!下周收到合同寄了以后就可以准备开坑了,这周在修改《野莓》,下周对《左开弓》目前的情节进行调整修改,预计国庆前后开坑!届时会放出地址!老样子还是在磨铁-锦文那边连载。

【随笔】姑娘,你为什么害怕离婚?

女性是战士,你强则会更强,且更多适合你的、宠着你的、包围你的、支持你的人与事会围绕你,这是我从我母亲、我外婆、我曾外婆身上看到的经验,你只有更加强大更加包容,更加睿智,才会有更多更好的东西在你身边。我这三位长辈都是离婚在婚的,外婆和曾外婆当年在农村,一个是因为丈夫酗酒殴打,一个是丈夫常年冷淡,不理睬她。是的,分别40年代和在60年代的江南农村,离了婚。

不委屈自己,不强迫自己继续这种不适合自己的生活。
那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在农村啊,这有什么好怕的?离婚又能怎么样?
而后我老太如今的丈夫虽然早她10年去世,但在他走前总是宠着她哄着她,家里的重活从来不让她做。我外公如今七十几岁,就因为我外婆喜欢吃野生的猕猴桃,七十多了!老爷子还爬树去给她摘。

我妈则是在08年离婚的,离婚协议书是我起草的,我那个时候读小学,在经历过我亲生父亲对我母亲的家暴后,毅然决然坚持请她离婚,并打电话给所有试图劝说我妈放弃这一想法的亲戚,告诉他们,这日子是我妈在过,苦也是她受的,你们看得下去我看不下去,你们谁敢管,我现在还小,是,我没能耐,但只要我长大了你们谁都是我的仇人。
我妈也离婚了,并在不久之后遇见了我现在的这个爸爸。我经常会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起我在家“吃狗粮”的事,一个男人宠爱一个女人是很明显的,我现在的爸爸会陪我妈去爬山,每个月开车带着她到这儿到那儿玩。我妈平时没事儿喜欢看电视剧电影,他买了投影仪在家里做了一个家庭影院。
你看,离婚不算什么。
有人会说怕周围人的话,人还能活在别人嘴里?有人说害怕经济上掰扯不清,离婚是,伤筋动骨,多少会有点损失,我家我爹妈离婚那会儿就一套房没了。有人说怕老公婆婆的辱骂。既然都要辱骂了,还不赶紧走?等着啥?还有说家里父母逼着一定得维系着这样的婚姻,天哪,他们要害死你,你还上赶着孝敬?
离婚以后会吃苦吗?如果你在一段婚姻关系里除了婚姻之外别无所有,是,会很苦。当你失去这段婚姻关系等于失去经济来源,是,你会过的非常苦,苦不堪言。可这种情况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连自己的独立生存能力都丢失了,还求什么自由??
要活的自由,活的舒服,找到更好的婚姻关系,你得战斗。
你得用尽全力去战斗。
生育本身没有错。拥有孩子本身也没有错。想要有一个幸福的生活也没有错,想要有一个良好的家庭关系,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更没有错。但错的是:你不应该所有一切都寻求别人为你完成,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这就像是一场投资,你的丈夫不过是你选择的项目,如果损失过大,一定要有勇气及时止损,这样才有机会进行下一次更有利的投资。
当然了,你不去投资自然就不会有更多损失,是一种方式。至于我?我乐于做这种家族性的战斗。且我希望我的孩子也拥有这样勇于战斗下去的勇气。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件,一旦发生了你就真的一切都完了,包括猥亵、强奸、家暴、离婚。但你放弃去改变你的生活时,一切才真正都完了。

整理的歌单,轻度抑郁向,小丧<所以,天什么时候亮呢>:http://music.163.com/playlist?id=2367053792&userid=319526918

【原创/不定期更新】《逼逼奶茶店》13

重口味喜剧向

简介:老板娘史晓飒用她情夫的钱开了一家奶茶店。为了节省成本,史晓飒雇佣了四名员工:兼职快递员、嘚嘚司机、外卖员的流窜犯阿旺;身材火爆白天卖奶茶晚上卖奶的野鸡秦月月;超级自恋有一颗明星梦但永远都在跑龙套的傻逼男张小康;恐同深柜每晚都在体育场男厕所游荡的五十岁单身汉老钟。

合集戳这里: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xilan155/?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154726&sort=1

01-06  

07   08 09 10 11-12


13

张小康是一个演员。

他总在说自己怀才不遇,捧着镜子恨不得一天照十几二十次,如果这世界上真的存在魔镜,就算倾家荡产他都一定会买来,然后天天就对着它问“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

但张小康真的称不上是“英俊”,他的身高不高,只有174.5cm,男人低于175身高在演艺圈里都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和个子只有一米七左右的小个头比显得太大块头,跟一米八的大块头比又特别矮小猥琐。

张小康一天能在横店死个几十次,有时他是名门正派的刀客,有时他是歪魔邪教的教众,有时他是战斗在前线的八路,有时他是被炸死在地的日兵。总之他的身份有时每隔五分钟都会换,唯一的相同点:他们都没有名字。

张小康于是就把这些死者都称之为张小康。

老钟有次要找空调遥控器,一拉开张小康床头柜的抽屉把他吓一大跳:“张小康你有病吧,一抽屉的牌位什么情况?”

张小康抱着他那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自古陶醉站在门边,深情感慨:“你不懂,那些就是我逝去的人生。我与他们相遇,相知,我们合为一体,而后我们失之交臂。”

“你前任真够多的啊,坟头草都长那么高了?”阿旺吃着泡面拿油腻腻的手去翻。张小康过来一把打开,横了他一眼,“滚滚滚,别拿你脏手碰我的宝贝。”

阿旺眯了下眼朝他下体一扫:“就你那个小的要命的宝贝送我我都不要碰。”

张小康懒得搭理他:“这些都是我演过最后死去的角色!”

“可你不是就是一跑龙套的吗?”老钟说。

“就是。你跑龙套一天还没我送外卖钱多。图什么啊张小康,你真够闲的。”

张小康挥开他们这群凡夫俗子:“你们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做‘梦想’吗?除了钱,除了这充满铜臭味的东西,你有想过为了什么去奋斗吗?”

“包括为了能演大片就去和五六十岁的富婆睡觉?”

张小康朝阿旺晃晃手指:“你别乱讲话啊,我早说了我是被强【和谐】奸的!”

老钟撇了下嘴:“强【和谐】奸?这不就是价钱没谈妥吗……”

“喂!”

适逢这会儿秦月月洗完澡裹着条浴巾从他们仨房间门前过去,三个男人停下吵闹,都望着外头那女人。

阿旺瞄一眼继续吃面,他往张小康床上一坐,老钟也跟过去,要从他泡面里捞口汤喝,见阿旺护食还奇怪:“我说你一个月三份工,那么抠门干嘛。不就是泡面一口汤吗。”

“一口汤也是我的。我三份工,饿死了!”

“不是,你钱赚那么多倒是给自己买点扎扎实实垫肚子的呀,泡面哪里顶饱。你钱呢?”

“我钱花哪儿要你管?”

“喂,我好歹年纪比你大算是你长辈,阿旺,你别跟我这么说话啊。你这一个月万把来块钱花那么快,你不会溜冰飞粉去了吧?”

“我去你的溜冰飞粉,我一个穷逼飞得起吗?别问了,没钱还能有多少缘故。”阿旺一抬头,看张小康还在那儿深情望着秦月月背影,抬脚拿人字拖拍他小腿,“喂喂喂,别看了,人秦月月出台费一次两千五,你个穷逼算了吧。”

张小康悻悻然皱起眉看他:“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老钟也跟在旁边嘿嘿笑:“真的,别看了张小康,月月平时出门那什么裤子齐、想奶奶的穿着,你算老几啊?要不等你爹妈跟你说你家里有矿让你回去继承家业了,你考虑考虑点她出台。”

阿旺在旁奇怪:“裤子齐什么东西?你说的是古奇吧?”

“我知道那是啥啊?”

张小康横了这两人一眼,掏出手机瞄了下日程安排,背上包要走:“我懒得跟你们这群社会蛀虫、没有理想的咸鱼多说话。我明儿在崇明岛那儿有个戏要去,还得收拾东西呢,谁跟你们一样浪费时间!”

“您可是大明星,您有梦想真牛逼,燃烧生命为奋起!”说完阿旺一笑,“嘿,还挺押韵。”

张小康这边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正看见秦月月穿了件紧身露肩小短裙出来,身上擦得香喷喷的,画了一个都快认不出她原来样子的装。

张小康跟她挤起满脸笑来打招呼:“出门上班去啊,悦悦。”

秦月月回头锁门,蔑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嗯”了句就是回答了。张小康跟上她脚步:“这大晚上的还去?”

她奇怪看他:“你今天吃错药了张小康?我坐台不大半夜的出门还早上八点半准时上班啊?”

“不是……”

俩人前后挤着奶茶店里那狭窄的木质小楼梯下了楼,张小康硬是跑到她前面有些怯懦地抬头看她:“那个……”

“哪个?”秦月月有点不耐烦地看表,“赶紧有屁快放,老娘上班要迟到了你知道吗!”

“就,那个!”张小康一着急面部表情控制就有问题,这会儿脸又涨得通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不去上班好不好!”

秦月月翻了个白眼,一边点上烟一边扫他:“你是不是等着我说,‘你养我吗’?神经病,让开,我一晚上能赚三四千,你他妈一个月能不能赚到这个钱?滚滚滚。”

说着就伸手要把他给扯开。张小康吃了瘪,脸上笑一下退了,看她要走,想想还是追过去,帮着拉开奶茶店的卷帘门:“我送你去上班吧,你等我,我去取电瓶车!”

秦月月没等他钻出去先把他叫住了:“喂,别忙活了。”

她从店里钻出来,指了指巷口外大马路上停着的宾利:“晚上有人来接我。”

张小康就站在卷帘门边望着秦月月把烟扔脚下拿鞋跟捻灭了,冲他说了句:“你这次拍戏也顺利啊。”

朝着巷口的宾利车快步走去。

张小康苦笑着跟她挥了挥手,一低头,看自己脚上的帆布鞋边上还破开了一个洞。

“别看啦,都走啦。”身后传来阿旺的声音,张小康回头,看阿旺拿着车钥匙,“刚接了单顺风车的活,巧不巧,正好是跑上海的。退票吧。”

张小康微微愣了一下,等阿旺一靠近,下意识先双手交叉捂在胸口:“你不会在路上对我图谋不轨吧!”

阿旺伸手拍在他脑袋上:“你这肮脏的小脑袋瓜一天到晚的瞎想什么呢!”

张小康看着前头那一米八的大高个儿,想了想冲他喊:“可人家坐的是宾利唉!”

“老子只有一辆大众!你他妈爱坐不坐!”

“你把我带到上海真的不收钱啊!”

阿旺开了车锁,回头靠在车门边冲他竖了个中指:“你要不舒服你给啊!”

张小康比他速度还快钻进了车里:“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开车吧。那么大老远长途你知道那乘客是什么人?万一他要对你图谋不轨我还可以跑走帮你报警呢!”

“跑走了帮我报警?”

“要不然呢?”

“那你倒是帮我一块跟歹徒搏斗啊!”

“要我们俩都倒下了,谁告诉110出事地点啊!我是你好兄弟,必须的!”


舒婷在痛斥厦门房价,萨顶顶去演了电视剧唱着流行乐……就,长大以后看到有的东西感觉真是幻灭= =||

【原创/不定期更新】《逼逼奶茶店》11-12

《逼逼奶茶店》

重口味喜剧向

简介:老板娘史晓飒用她情夫的钱开了一家奶茶店。为了节省成本,史晓飒雇佣了四名员工:兼职快递员、嘚嘚司机、外卖员的流窜犯阿旺;身材火爆白天卖奶茶晚上卖奶的野鸡秦月月;超级自恋有一颗明星梦但永远都在跑龙套的傻逼男张小康;恐同深柜每晚都在体育场男厕所游荡的五十岁单身汉老钟。

01-06  

07   08 09 10


11

上一次跟秦月月走同一条巷子遇上甩小唧唧老头的女孩每个礼拜五都会来买奶茶,她说她叫魏薇。

魏薇有段时间没来了。

秦月月这天在收银,冷不丁听见身后有人跟她讲话:“一杯珍珠奶茶,不要珍珠加椰果加布丁加红豆。”

秦月月转头,看见是之前那个魏薇。她收了钱给她做,聊起天来:“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你啊。没钱来喝奶茶啦?”

“没有啦。”那小女孩低着头转着手腕上的假宝石手链,“最近在医院。”

“哦?”

“被人打骨折了,喏。”她往后退了一点,好让柜台后面秦月月能看清她脚上打的石膏,“前两天公布了舞蹈队个人奖项以后,莫名其妙来了一帮人把我打了一顿。”

“恐怖,你爸妈呢?”

“我爸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让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找班主任吧。”

“找了呀,找了所以我现在腿骨折了啊。”

“那么惨?”

“对啊。”魏薇脸上没有表情,奶茶店里忽然沉默了一阵。秦月月把封好了口的奶茶交给她:“学校有说怎么处理吗?”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呗,还能怎么办,打我的人家里很有钱,打了二十几万,我爹妈都要乐疯了。”

“二十几万哦。”

“是啊,我妈还说反正以后跳舞又不能当饭吃,腿断了就断了吗。”小女孩脸上有种过分成熟的冷漠,好像被打断腿打上石膏的人不是她。她低头吸了一口,把一大块布丁吃了下去,抬头和秦月月说,“你给的小料加太多了吧?”

秦月月支着头耸了下肩:“没事啦,反正都倒进去了。对了,你知道主谋是哪几个吗?”

“也经常来这边啊,就是那几个打扮很漂亮又很瘦的女孩子。用苹果手机还染发的。经常跟隔壁职高的人一块。”

“那我知道了。你现在要走了吗?”

“我要回家啦。”

“你别着急,等一下啊。”秦月月拿出手机给阿旺打了个电话,“阿旺,你现在是不是差不多嘚嘚要下班了?”

那边回答了,她继续:“那你回来以后帮我送个朋友啦。”

魏薇有些惊讶看她。秦月月挂断手机朝她摆摆手:“别着急哦,等下让个哥哥送你回家。”

“我……我就只带了买奶茶的钱哦。”

“无所谓啦,顺路而已。”

“我家坐公交车要一个小时唉。”

“没事没事!”

阿旺没十分钟就开到门口了,秦月月叼着烟站在门口冲着她挥挥手。

隔天,来了几个职高带妹的小流氓,秦月月看准了其中揽着小姑娘的青春痘男,朝人妩媚一笑,手指勾了勾,不到一个小时,那小子就偷偷翻窗从奶茶店后面来找她了。

三个月后。

魏薇腿上的石膏已经拆掉了。她来时是老钟负责收银,问了一句秦月月在哪儿,老钟说她在楼上睡觉,问她有什么事。小女孩托着腮帮子一脸困惑地问这位五十岁大叔:“你知道什么是HPV吗?”

老钟调奶茶的手差点一抖:“你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字?”

“有人讲我们学校有六年级的女生得了HPV,对了,今天教导主任和其他几个女老师似乎都没来学校,去体检了。好奇怪哦,这个病很可怕吗?”

“……呃,你当它很可怕吧。”

“哦。”魏薇拿了自己的奶茶,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手中福字结,“你能把这个给那个胸很大的漂亮姐姐吗?”

老钟伸手接过:“这是你做的啊?”

“是啊。是不是很丑?”

老钟笑了笑,没回答。确定他能把东西交给秦月月,魏薇就走了。老钟让张小康看一下店,自己上楼把这个福字给秦月月。秦月月躺在床上抽烟,接过手时笑了:“这做的可真他妈丑啊。”

老钟抱手站在一旁:“唉,小学那边居然有六年级女生HPV唉。”

“奇怪吗?他妈六年级还有怀孕的呢,这附近牲口多少头你不知道?”

老钟撇了撇嘴,斜眼看见秦月月床头柜上放着的药。秦月月在感觉到他视线时,略微尴尬的伸手把床上的玩偶遮在了干扰素药物前。烟喷在老钟脸上,她干笑道:“干这一行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老钟就没说什么了,下楼前跟她讲了句:“我准备做晚饭了,你要吃啥不?”

“随便啦。有什么吃什么。”


12

“我19岁的时候就以为我要死了。”史晓飒在她40岁的生日时这么说。

她没有多少朋友,这场生日就放在简陋的奶茶店里。来参加的也就只有她那稀奇古怪的几名员工。

她赤脚踩在塑料椅子里,支着头,指腹习惯性的在眼周按压:“毕竟我是一个在八十年代被我老头发现偷穿裙子的男生,那臭老头揍我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下一秒我的器官都该被他打变形了,我该死了。可是没有,我居然一路活到了四十岁,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而且我29岁的时候也以为我会死,因为当一个女装癖变态,过了这个年龄以后,胡子会越长越粗,男性特征会越来越明显。以前男人摸我的手会说‘好滑’‘你好美哦’,过了那个年龄段以后,他就会嫌弃你,觉得你他妈真恶心。”

阿旺问:“但你那个老情人不就是差不多那个时候跟你在一起的吗。”

“那个时候我餐餐把雌激素药跟沙拉拌在一起吃了,拜托,我要是任由自己胖下去丑下去怎么可能还有男人要我啊?”史晓飒简直能把白眼翻上天,“你们这群男人是不会懂得。”

这群男人:包括老钟和张小康在内,都有些尴尬。

史晓飒端着酒杯按了按眼角:“真的很奇怪,我抽烟喝酒还他妈肛瘘,一路活到现在了,真是神奇。”

“你知道骨灰这种东西烧完了其实是跟别人混在一起的吧?”秦月月开口。史晓飒往她那看去,唯一一个真实女性怂着肩,“可能只是单纯别人不想跟你骨灰放在一起,所以你才能一路活到现在咯?”

史晓飒二话没说扣出一大块蛋糕糊在这贱人脸上:“你放心,我一定等着机会跟你一起进焚化炉!你一堆我一堆,太阳底下烧成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