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上班第一天就为了新项目看小说,特么简直要被一本古言的三观气吐血……

女主整个就是爱情脑,男主杀了她爹妈不是终点,男主娶了别人,不娶她不爱她让她自杀。

自杀重生以后为了不让她爹遇上前世意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阻碍她爹升官喵喵喵???

还有特么女主在战争时期,不小心被当做军妓抓走,身边的姑娘被强奸了,她自己很幸运遇上了男主和男二,第一时间就是吃饱,然后——那群被人贩子买来的军妓就这么被她放置了???

好不容易女主想起来了,男二劝她一句你不要平白招惹一身腥,然后女主就不计较了???随便姑娘被强奸了????

结果转头,女主拿军营里的药给受伤的鸽子治伤去了,至于别的受伤的人?不care了!!!

男主女主流落到一个与世隔绝!清贫安宁的小村庄!做菜以后装菜的是白!瓷!盘!!

女主的婢女怀孕早产不到七个月的孩子,面色红润有光泽哭声响亮又健康!!

男主追随的正派皇子,特么为了刁难一个不肯弹自己为情郎写的曲子的艺妓,强迫她弹到双手发软!

这书剧毒,真的太毒了。还要改……我特么得从头开始改。上班第一天简直就被雷到一口老血吐出来。 

【原耽/民国】《风流》第一章(自磨章/一旦确认投稿,会立刻把这边删掉单独发在站子那儿)

《风流》

主角:周笑南,宋祁

配角:林听听、陆丰襄、桂九儿

简介:五年前,宋祁满身是血从家中逃出只为见周笑南一面,却只得对方虚伪一句:“怎么那么狼狈,都不漂亮了。”

五年后,他早把当初痴情抛去了脑后,却再度在自家门前见到了他。

宋祁冷眼瞧着他灰头土脸的模样说:“你怎么那么狼狈,都不好看了。”

他故作嘲讽,仍是叫他:“少帅。”

 

第一章

“你还是走吧,我今晚没兴致了。”

宋祁说完这话就把身上的男人推开了,他过分冷淡地转过身去从抽屉里摸出烟点上,背对着那个陌生男人缓缓吐出了一个烟圈。

他其实也不知道这人是谁,做什么又从哪里来。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小时之前在二马路旁那个废弃仓库边上才认识。

每个城市总有那么一两个地方给他们这种人交流,苏州的南桥桥底,杭州的武林路东口旧茶楼,他们这样的人总会在夜幕降临后开始出没在附近,孤独而寂寞地游荡,带着语焉不详的暧昧目光审视着每一个从身旁擦肩而过的人。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无需任何交流,最肮脏的欲望就会在那么一瞬间被点亮。

你可以选择按着另一个人的头也可以选自己跪下,这没有关系。你可以选择就在那里或带着陌生人回家,这也没什么规定。他们,他们这群人就是这样隐秘地在黑暗里发泄着。等天亮以后又仿佛失忆继续着正常人的伪装。

宋祁也只不过是这类人中的一员,他在那儿从来都挺受欢迎,只有在那个时候他可以完完全全放浪又下流。

身后的男人再度贴近过来,环住了他的腰身,语意中带着情动的粘腻:“别吧,我都已经到这儿了……我会重新让你有兴致的。”

宋祁歪过头避开了他急切的吻,这男人身上原本诱人又性感的烟草味现在只让他感到不耐烦。他咬着嘴里的烟歪过头:“你走吧,我会给你付车钱的。”

那人悻悻然松开了手,回头抄起脱在沙发上的外套略微生气地走了。

宋祁还是那么站着,背对着门正对着窗,从窗户玻璃上倒映着他一双布满血丝的眼与瘦削的面庞。

那点火星投在玻璃上像夜幕里虚假的星光,宋祁的指尖有意无意地蹭着自己左手虎口的痂,掌下放着张今日的报纸,头条就是南京政府今日发布的《统一宣言》。

在静默中抽完这支烟以后,他也披上了外套走出了公寓。

公寓路灯在楼梯口立着,由门斜出一片裁剪分明橙黄色的光明。但显然楼梯下方的空间并不受此庇护,过分沉闷的黑。

宋祁却在这黑里看见了一星火红的眼。就因为这一星火红毁了他今晚所有的安排。

他本以为这个夜晚与平时任何一个排遣寂寞的夜晚没有差别。可现在他却站在楼梯下,听门房老大爷那儿传来困倦的呼噜声,两手插在口袋里,掩盖着嗓音里的颤抖与掌心的细汗,冷声开口:“你就是来找我的吧。”

一星火红在黑暗里呼吸着。宋祁站在光亮之中,脚底拖着长长的黑影。在他说完话后,那火星朝地面落去,碎了一地金红色的灰烬。黑影慢慢向他蔓延过来,与之而来的还有呛人的硝烟血腥气。

宋祁咽了口口水,故作强硬地抬起头,对方令他熟悉的高大让他厌倦,然而下一刻,他眼神所对上的却是一双麻木又绝望的目光。

“我……很快就走。”他风尘仆仆,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军大衣,“不想多做打扰,只是想看一看你。”

有那么一瞬间宋祁竟觉得眼前这幕有种不真实地荒谬感,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听见对方低声下气地开口说话。他曾是租界的无冕之王,是掌管生杀大权的少年君主。正是他的冷漠和绝情,让他认清了这世上所谓情爱原来不过是最精致的骗局而已。

宋祁微微垂下了头,他短暂沉默片刻,复又重新抬起了头来,嘴角微微上扬,说:“可您怎么落得如此狼狈,都不好看了。”

他仍是那么称呼他——

“少帅。”

不是名字,不是称呼,甚至也不带任何“先生”,就这么带着恶毒又虚伪的尊敬叫一句“少帅”。这个词已经有五年没有在他口中出现过了,不论他曾多崇拜或憎恶,这个词最终被他烧成粉末扔进过往抛弃掉的噩梦里。他咒骂过、乞怜过,也曾在深夜酩酊大醉里呢喃过,像情人那样低语过也在情动最高点时呻吟过。

但现在这个词早已褪去所有他能叠加在上面的感情,只剩下最冷冰冰的两个字,烫手又贫瘠。

他说了一句“少帅”,对方在露出一个尴尬而又受伤的表情后带起了深青色的宽沿帽,足尖转向门外:“我想我也应该走了。”

便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也不在乎会不会被留下。直到宋祁下一句话响起,他抱着手低头看着水泥地面和毛线拖鞋,随口一句:“外面要下雨了。”

“没关系。”

“奉系垮台了。”

“我知道。”

“那你还打算去哪里?”宋祁的指尖不安地抠弄着虎口上的痂,侧过头不再看他,转身往楼梯上走去,“风大,上来喝杯热茶吧。”

片刻后就听见身后脚步声响起,宋祁走回门前,指尖撕裂下痂的一角,血珠渗了出来他拿拇指压了一下又抬手往嘴里舔了一下,继而摸出钥匙来打开门走了进去。

热水瓶放在柜子上,早上打的水这会儿都凉了,泡茶也泡不开,他也不想再烧,就站在橱窗后头和刚进门的人说:“温水行吗。”

走进屋来的客人拘谨站在门旁,他“嗯”了一声当做回答。宋祁倒了水出来,把杯子递到他手里时,真碰到他指尖的灰烬。这男人低下头,握住杯盏以后快速缩回了手。

“别再叫我少帅了。配不上。”

“那叫你什么。周公子?”宋祁快速把目光从他伤痕累累的手上挪开,拉了条椅子过来自顾自坐下,翘着腿。男人喝了口水,回答:“周笑南。”

他压着手上的痂,眼神轻飘飘的也不知道落在哪处。周笑南把杯子里的温水一饮而尽,将水杯放在门旁的五斗柜上,侧着身:“水也喝了,你我也看了。我该走了。”

说着就要去拉门把手,宋祁却第二次开口留他:“说了,外头要下雨你又打算到哪里去。”

“淋雨而已。”

“有躲雨的地方干嘛非得出去淋着。”宋祁放下了腿,从椅子上站起身,他拿起周笑南放在柜上的玻璃杯走回厨房里,左手虎口处的血点粘在了杯壁上被他又蹭掉了。那点痂他下不去狠手撕开,又碍事的翘着。宋祁把杯子放进水槽里的时候又按了一下,并说,“留下吧,有什么事等雨停了再说。”

男人侧身站着,犹疑许久,终于点下头没再说拒绝。

他留下,宋祁把浴室让给了他,等人出来时他进去打扫,瓷砖上沾粘着被水冲淡过的黑红。宋祁没多过问与之有关的东西,他听卧室里那个人在床边地铺上身体僵硬躺下去,就走去门边开了一条缝朝外窥探。男人穿着他给的泛黄白衬衫缩进了被褥里,背对着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和门缝后的眼一瞬对上。

宋祁立刻关上了门。

他退坐回浴缸边,眼底泛着挣扎,再低头时用力一扯,把残存翘起的血痂撕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古董局中局》里面乔振宇真的看起来好O啊,每次跟黄烟烟一起出来就仿佛一个女A陪发小男O一块出任务哈哈哈哈


2018总结!~!!

同人小说完结的有:

《I Don't Sell COCO》全文10w字


《Baby Blue eyes》全文10万字


《无题》4万字


《荆棘》、《深蓝魔咒》、《淡墨》、《红尘客栈》等短篇完结


原创耽美:

《左开弓》全文30万字完结。


今年完结小说相比较去年创作量较少,但是总体质量上我觉得比去年的要高。2018年一共创作了六十万字差不多,去年算下来是一共创作了120万字。虽然量只有去年的一半,但质我自己来感觉比去年好了很多。

也感谢各位一路以来的支持,2019年,我会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原创作品的。谢谢!

《左开弓》完结

(定时稿最后一章将于31日早上8点发布)

全文地址:http://jw.motie.com/book/115861

手机端:http://m.ijinwen.com/wechat/book/115861


后记

【一】

打下了“全文完”这三个字以后,我暂时关掉了电脑。我拿了烟和打火机走到楼梯口,手一直都发抖,打了两次才点着火。我就那么一个人忽然靠在栏杆边哭了起来。在霍左问沈一弓“你怕吗”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本书中的角色是我写到现在最为动情的一组,沈一弓与霍左,他们真的很好,好到我结束了全文之后一时之间甚至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们。我只能自己在那儿自言自语着: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怎么样,不论这天有多黑,请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你们会一块等到天亮的。

我只是觉得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接下来不论再遇上什么都不重要了。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的那么厉害,也许是喜极而泣也许是别的什么,我直到烟烧尽了才终于慢慢缓和了下来。

这本书我投注了许多自己的私人感情,从他们最开始时的懵懂与憧憬,还是再相逢后小心翼翼地试探与警惕,我一点点给他们的爱情去铺路,又放任他们自己去发展去选择。

我把他们的爱意推到了顶点,又设置一道又一道客观性的门槛,强行让他们冷静下来。等行文大概到十万字左右的时候他们已不再是由我操控创作,我渐渐被他们的选择牵着走去,他们的不甘与隐忍,他们的奋斗和牺牲。

两个主角,相比较下来沈一弓更像是那个抱有一腔热血守着底线与正义的我们,霍左则游走在罪与罚的边缘,他既完美又不完美,既拥有一切又悲观到谷底。

我在写每一本耽美小说之前,都有一点非常固执坚守的事情——那就是这对相恋的男人我希望他们就算独身也依然足够吸引人,他们的爱情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锦上添花,他们本身就是非常非常好的人。

霍左不好,我借沈一弓的口直白说他不是一个好人,他这一生都在复仇与救赎中度过,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日来过,等待着死亡降临,因为他知道这是命定的东西。他生命中所出现过最好的东西就是沈一弓,除此之外,对他来说,所有曾美好的一切都会被毁灭,就像他的母亲,他的初恋,他所有坚信的一切。

但沈一弓却给了他一线光明。

故事临近结局时,他重新拾起了“底线”,他会愿意以牺牲去成全别人,而不是把冷漠通行到底。他和程长宇决斗的最后想的是什么呢?归根结底无非还是以个人牺牲换取更多人的幸存。

沈一弓一直以来都那么被动,可随着他的成长,他一步步把控住了自己的命运,也没有彻底被仇恨冲昏头脑,陷入罪恶的深渊。稍有偏差他极有可能会成长为和霍左一模一样的人,但他个性中保持的赤子之心与近乎偏执的正义感让他在风雨飘摇之中找到了他要坚守的东西。是,后来他和他曾经厌恶的人越来越像了,可他终归不是那样的人。

他的成长既主动又被动,进一步的去承担更多,且一步一个脚印沉稳地朝前方而去。内部的倾轧与暗杀,外部的战乱与纷杂,他都能坦然面对,尽自己所能保护更多的人,做一个大丈夫。

他也终于能明白霍左生命力最为悲凉的那一部分究竟来源于何处,也终于有底气托起对方的身体,互相扶持继续行走下去。

就是这样两个人,这样两个相爱的男人。

他们真的很好。

 

【二】

我听着《I SEE FIRE》在全文写完之后第二天写下这部分。它也是我在创作上海沦陷之后不断单曲循环的一首歌。我喜欢它的歌词,与我想写的部分不谋而合。

“Now I see fire, inside the mountain 吾见烈焰,坳中熊熊

I see fire, burning the trees 吾见烈焰,席卷山林

And I see fire, hollowing souls 吾见烈焰,灼魂蚀魄

I see fire, blood in the breeze 吾见烈焰,如风饮血。”

当时为了写文查阅了大量和淞沪保卫战相关的资料,我曾经和读者们说过,我有两个完全避不开的泪点,一是生离死别完全无法避免的痛苦,二是战争来临那些牺牲在前线的战士。当战火蔓延,战士却仍义无反顾迎着炮火向前。所以才有“中国不会亡”,所以才有“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的歌声。“战士”同样也是我最后一卷的卷名,除了两名主角之外,配角们在经过前面几卷的情节发展也一步步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战士。他们沐浴鲜血,选择直面敌人。创作过程中我一如既往选择了重要的女性角色进行塑造,这是我的小习惯了。本文里的这些女配角:尤一曼、穆秋屏、秦明月,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深深烙印,她们每一个人都愿意拿起自己的武器去为自己权益抗争。我写她们,有时候也是在写自己——但她们远比我要勇敢。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会和她们做出同样的选择吗?怕死吗?为什么不怕,又或者为什么害怕?怎样才能隐忍下去,怎样才能坚持下去。尤一曼身上阅遍沧桑只取一瓢饮之的豁达与放手;秦明月在深思熟虑之下消解了不甘与恨意,一步步和自己和解;穆秋屏看似最果断洒脱,却也在选择的终点彰显出了她自毁又悲观的本质。我爱她们,这些美丽、风情又充满生命力的女人。她们作为妻子、首领、战士、母亲的无所畏惧。

还有那些为了崇高理想牺牲的人:老卢、胡主编、许若农夫妇。还有那些浴血奋战在前线的人。还有那些儒雅的书生:宋祁、梁清文等人。我近乎偏执的用灾难与死亡去彰显他们的风节气骨。虽然我总是于心不忍,可我又一遍遍自虐似的在这种往返之中敲下一个又一个字符。

还有那些孩子们:欣怡、丫丫、小强……

和平来之不易,而所有希望归根结底落在了下一代身上。

 

【三】

如今重新浏览全文,我没有再哭了。我尽自己全力书写了《左开弓》这个故事,虽然目前来说它仍不是最好的,许多地方其实有更高级的阐述方式,但我仍觉得这故事好歹已能让我自己印象深刻了。

也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我仍然会继续努力创作,通过这些练习,让下一本书更能打动你们。

谢谢。

感谢阅读。

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今天的直播里面某个梗后面又录了一下,多少少女受小说毒害以为那个啥是啥!!反正下次开车直播我会再发博说的

今晚8点,B站直播,传送门:https://live.bilibili.com/505786

或者直接搜索房间号:505786


你的兰老师在线开小拖拉机哈哈哈哈哈哈

《左开弓》我写完了,全文30w1,等晚一点我会把后记po上来的。
写完的时候真的是喜极而泣,控制不住的就哭了。呜呜呜沈一弓和霍左真的是我写到现在最美好的一对了。 

  • 1937,10,27凌晨起,谢晋元率领的“八百壮士”击退了日军六次进攻,苏州河南岸的上海市民被八百壮士的勇气所鼓舞,每天一早,上海市民就爬上高楼顶看着孤军杀敌,为他们呐喊助威唱起了《歌八百壮士》


快完结了,也终于写到了上海沦陷这一场。我说过战争类型是我心里永远避不开的泪点。当战火蔓延,战士却仍义无反顾迎着炮火向前。所以才有“中国不会亡”,所以才有“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的歌声。



《左开弓》摘选:

11月12日,上海沦陷。

一寸山河一寸血,中国军队守卫上海足足三个月,终于还是撤向江阴地区。上海沦陷后日军迅速占领了南市,蓬莱市场被日本人用以泄愤一把火点燃,烧了整整三天三夜,如今放眼看去,只剩一片焦土。放眼望去满目疮痍,遍地坍圮。

家已无家,国已无国,这就是沈一弓站在法租界内远眺那篇坍圮时唯一的想法,苍凉又悲怆。这三个月来他们尽自己所能了,八月开战后,沈一弓与过去和霍左合作的胡总编胡旭锡共同在南市这边向市民们发放抗日救亡日报。九月底,胡旭锡同志被日方间谍捕获,再也没出现过。同日晚间编辑部遭人放火,所有一切都付之一炬。

报纸停刊。

十月中旬,沈一弓带人走水路将负伤战士运出作战区域,遇袭,老卢为掩护他们留了下来,牺牲,沈一弓肩部中弹,至今未好。

十月下旬,尤一曼派人来找梁清文。她带来口信,清苑小馆已向所有难民开放,每日提供两餐,让他们如有需要随时联络。梁清文当日离开南部,向沈一弓作别,选择去虹口区见自己的妻子。

他说至少,在最后关头,他能见她一面。

沈一弓让他去了,没拦。战争开始以后大批难民涌入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许多原来的娱乐场所也改为了难民收容所,包括马维三的大世界。沈一弓自己家中也收容了大量在战乱里与父母走散的孩子,沈强像是一夜间成长了起来,父亲不在的时候,就是他和赵妈一块陪伴这群孩子。

他们每夜都伴随着枪炮声入眠。战争就在他们的耳边,如此之近又如此之远。太多亡魂在这三个月内飘荡,硝烟混杂着血腥味笼罩着整座城市。只要踏出租界,目之所及之处,只有灰白与鲜红。


哇,为什么我的lofter自己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