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原创/不定期更新】《逼逼奶茶店》01-06

《逼逼奶茶店》

重口味喜剧向

之前发的mmp被乐乎下了……火大

简介:老板娘史晓飒用她情夫的钱开了一家奶茶店。为了节省成本,史晓飒雇佣了四名员工:兼职快递员、嘚嘚司机、外卖员的流窜犯阿旺;身材火爆白天卖奶茶晚上卖奶的野鸡秦月月;超级自恋有一颗明星梦但永远都在跑龙套的傻逼男张小康;恐同深柜每晚都在体育场男厕所游荡的五十岁单身汉老钟。


01

“张小康你有看见我的手链吗?”店里身材最火爆的女服务员秦月月一边撅着屁股在整理柜上翻找一边问道。

张小康跟老钟两个人就站在旁边看着,等她屁股撅到一定高度时看清楚她的内裤。还没等到她屁股撅得足够高呢,阿旺从外面捧着一个箱子进来,叫了秦月月一声:“月月姐,你在找什么?”

秦月月直起身,张小康跟老钟两个傻逼男人失望的嘟哝了一声。

她把头发往后一撩:“我的手链不见了,你有看见吗?”

张小康瞥了眼阿旺:“你去取快递了吗?”

阿旺耸了耸肩:“差不多吧。”

老钟凑过来看了一眼:“这上面的收件人名字叫做‘刘小虎’。”

“嗯哼。”阿旺搬着那个巨大的快递箱,询问道,“你会不会在做奶茶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去了?”

秦月月惊诧:“不会吧?”

阿旺这会儿已经进后厨了,秦月呆在机器前自己回忆她的手链会去哪儿。

有客人来点单,老钟到前台去了。张小康就站在机器边上摆弄着手机:“你那么在意那根手链干什么,假货也不值钱吧?”

“关键不是手链。那个可以放小药丸的,我的避孕药在那里面。”

“要真的找不到了重新再买呗。”

“哎呀,再买要花钱的嘛。”

老钟拍了一下墙打断他们俩谈话:“四杯布丁奶茶,加红豆。”

秦月月看了眼收银台外面,小声跟张小康嘀咕:“这对面小学的沙校长又带他学校女学生来喝奶茶啊。”

“是啊。跟上回三个又不一样了嘛。”

两个人动手做奶茶。完成以后秦月月代替老钟走到出货区问沙校长:“打开还是打包啊?”

秦月月穿了一件低胸V字领紧身衣,把一对胸脯挤得跟屁股一样。沙校长色眯眯扫了眼她白乎乎的胸脯说:“都打开!”

“好呢!”她弯下身把吸管都插上递去给他。一瞥眼,就看这老色棍从袖口伸出个眼药水瓶顺着吸管往里面滴东西。秦月月想了想,连忙赶在他把奶茶交给旁边小女生之前先喊:“哎呀帅哥!”

沙校长转回头:“嗯?”

“我不知道有没有做对哦,可能刚刚脑子一下子蒙了给你拿错产品了。你等等我看一下哦。”秦月月从柜台底下钻出来,从他手里把奶茶拿过来反复地在左右手里换着,活生生把那杯加料的塞回沙校长手里,把没问题的给了另外几个孩子。秦月月那手速多快,看的老色棍眼花缭乱,等他反应过来,秦月月已经撩起头发一笑,“还好对的。帅哥慢走啊!”

这边客人走了,秦月月钻回柜台,张小康在制作间喊她:“月月!你的手链找到啦!泡在茶水里面!”

秦月月赶紧跑进去。

张小康帮她把手链拿出来,里面的避孕药早没了。几个人走出来,也不管后面加了料的茶水。秦月月走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跟老钟和张小康挑了挑眉:“你们之前是想看什么来着?”

张小康闻言一笑。

她转回身踩着凳子坐桌上去了,朝两人招了招手,接着一把撩起了裙子。那俩男人眼睛直了。秦月月过了几秒放下来,冲人伸出手:“行了,给钱吧。”

俩人只能认命拿出手机给她转微信红包。

阿旺从后厨又捧着箱子出来:“月月姐,你要卫生巾吗?”

“卫生巾?”

阿旺从那快递箱里头拿出一包来扔给他,出奶茶店的时候嘴里还嘟哝:“今儿真晦气,怎么偷了这么个快递。”


02

逼逼奶茶店原名是BB奶茶店,老板娘史晓飒的“老公”是个香港人,爱喊她“baby”,她就给这个小破店取了这么个名字。

“那个香港佬肯定也没多少太多钱的啦。要不就是真有钱也不想给她花。”趁着老板娘不在,秦月月一边涂指甲油一边跟张小康和老钟聊起这个,“她拎的那个驴牌包是A啦,不能是真的。哪有质量那么好的驴牌,A才能用那么久还磨不破好吗。”

张小康刚想笑出声,抬眼一看,门店外面站这个戴墨镜的女人,立马闭上嘴。秦月月低头看指甲也没注意到身旁人变化继续道:“还有她那个车,以前吹牛逼时候说她的‘哈尼’要给她买宝马,结果呢?就一台二手甲壳虫,哦,还说要把我们这家店变成大餐厅,隔壁两家门面拿下来都打通,真是吹牛逼也不嫌累哦。”

老钟清了清嗓子。

秦月月瞄了他一眼:“干嘛,你昨晚上喉咙磨太多了今天不舒服啊?”

张小康第一个认怂往后厨走:“芋圆好像不够了,我去煮一点。”

秦月月看他背影,嘴里嘀咕:“这家伙今天奇奇怪怪。”一转回头就看见老板娘站在她跟前了。那一股脑涌上来的香奈儿5号差点没把桌上指甲油给冲倒。

史晓飒今年三十九了,离四十岁就差那么临门一脚,脸上再怎么拉皮打针还是可见皱纹痕迹,那对胸和屁股不论塞多少硅胶进去到底和才二十岁的秦月月有差别。

史晓飒摘下墨镜,露出一只被打淤青的眼睛,秦月月被她吓一大跳:“哇!哪个八婆居然敢打你?”

“你他妈刚刚还在背后说老娘坏话,看见我眼睛是不是很开心很高兴啊!”

“我没有!怎么可能!”秦月月一边说一边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史晓飒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气冲冲要脱高跟鞋,丝袜一扯,越过老钟脑袋掉进了茶罐里。

“老板娘,这个丝袜……”

“当丝袜奶茶啦!”

吼完史晓飒又去扯胸罩里面的垫衬,嘴里骂骂咧咧:“不要脸的臭婊子,真他妈气死我了。”

秦月月翘起涂了深红色的十指瞪着她:“八婆你过分了吧?我当婊子你说了不会当面骂我最多背后骂我的。”

“我他妈没说你啊。你当婊子又不是一天两天骂起来一点都不新鲜了好吧?”扯完垫衬她又去解束腰,“我操他妈的,死鬼,我跟了他十年一点用都没有吗?让那个贱人说打我就打我?打我也要挑日子的好吗!老娘才刚去打了填充物,她把我的硅胶都打出来了!”

竖起耳朵听热闹的几个人都往后一撤。

史晓飒发泄完,冲着员工一顿吼:“愣着干嘛!不用干活啦!我都他妈白养你们的!给我该干嘛干嘛啊!”

说完拎着她那双高跟鞋往楼上的员工宿舍走。秦月月问她:“老板娘,你上楼干嘛?厕所在楼下啊。”

“我上去躺一会儿不行啊!你房间给我!”

秦月月只能把脑袋一缩:“凶死了。”

史晓飒刚一上楼,阿旺就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捧着两大袋炸鸡兴冲冲地喊道:“你们听说了吗!你们听说了吗!”

张小康扭头“嘘”他,指了指楼上:“老巫婆回来了。”

话音刚落,楼上滚下个水壶,史晓飒的吼叫声传来:“张小康你他妈给老娘闭嘴!”

阿旺把炸鸡放小桌子上压低声音说:“老板娘那个情夫和他老婆重归于好啦。”

“我们是因为她的反应知道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之前在那附近送外卖,接到一个单子是跑腿买安全套。”阿旺补上一句,“要最小号的。”

几个人揉了揉鼻子憋着笑散开。

当天晚上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秦月月躺在床上,正准备给自己真正爽一把,但她在打开了抽屉以后却发现自己那根快抛光的振动棒不见了。她去找老钟,老钟没在房里,又去敲张小康房间的门,里头也没人影。阿旺那儿就更不用说了,这个点是他开夜车的时间。

秦月月坐在床头,心想自己的振动棒会去哪儿了呢?思索无果、最终作罢,转头在淘宝上下了单。

三天后史晓飒来到店里,开心地打着电话。

“真的?真的呀?他果真有尖锐湿疣啦?哈哈哈哈……”

秦月月莫名其妙加薪了。

 

03

失恋以后的史晓飒开始长期驻扎在店里。每天指手画脚,享受着贵妇一般的待遇。

店对面的小学今天来了一堆警察,半个小时以后看沙校长被带走了。当时秦月月支着脑袋在收银台边上看热闹,瞧见沙校长了,对方还透过目光来给了她一个苦笑。史晓飒摇着扇子出现在她身后。

“学校里女老师被强奸了?”

阿旺这会儿开着他租来跑嘚嘚的大众汽车在店门口停好,走进店里:“你们知道吗,对面小学校长因为猥亵未成年女学生被抓了。”

张小康喝着自己调的奶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刚刚开嘚嘚过来的时候带了一对家长,那女的一直坐在后座上哭,说要让校长那个畜生不得好死呢。”

秦月月说:“我那个时候被强奸了,警察跟我记录完了还做了我一趟生意。嗯……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生意,他把我拉上警车干了一炮。”

“给钱了吗?”

“没给啊,因为他说人民警察不嫖娼的,他是在教育失足妇女。”

“哇哦,我当初被强奸的时候去警局报案,他们看了我一眼给我派来一个女警察,让我脱掉裤子以后又派来一个男警察。”史晓飒一点点耐心地把她的折扇叠起来。

“然后呢?”秦月月好奇。

“然后那家伙看见了我的小鸡鸡骂了我一句变态还把我打了一顿。”她翻了个白眼,用她指甲过长的小拇指挠了挠头皮,“可能在这群家伙眼里有一对奶奶和一根鸡鸡是挺难以理解的事情吧。”

张小康和阿旺两人觉得内容引起不适,决定一起离开这个谈话圈。

秦月月有些好奇:“所以,其实你的情夫张先生应该是个基佬?”

“不是情夫了啦,是前男友。我跟他已经分手了。再说谁会跟一个有尖锐湿疣的烂鸡掰在一起哦。”

“哦,前男友。你前男友算是基佬吗?”

“不算吧?他是看我好看才会想跟我在一起的哎。”

“不算吗?但是他知道你有唧唧还是跟你睡了哎。”

“这不是重点吧?”史晓飒用扇子抵着头,“你是看这人的全身模样来判断他是男是女,还是他的性器官呢?”

“肯定是算上性器官在内的全身模样吧。”

“随你怎么讲咯。”

两个人转过头,继续看着学校门口闹事的家长。史晓飒想了想跟秦月月说:“做个十杯奶茶吧。”

“干嘛?”

“当我请这些爹妈了。”


04

小学生放学时间。

今天是张小康负责收银台。小学女生站在他跟前拿着钱,他只顾着捧着小镜子看看牙齿观察鼻孔:“你觉得我帅吗?说真的。”

小学女生一脸死妈的表情,就差没把钱塞进他鼻孔里:“我要买奶茶。”

“你说长得这样一张脸出现在如此渺小的奶茶店算不算一种罪过?我知道其实你对我都有一种试图犯罪的冲动了,只是因为你还小。“张小康深呼吸了一下,“天哪,这么一想我真的很有负罪感。”

“丑逼,我要买奶茶。”

张小康合上镜子:“臭小鬼,别以为有未成年保护法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不买了!”

“你……”

张小康把嘴里一句mmp咽了回去。不到五分钟,那个小学女生又走回来了。

张小康:“你别以为现在我会卖给你奶茶!”

小女孩睁大了眼睛,嘴唇在发抖。秦月月骂骂咧咧从她身后走来:“日他妈的,那个巷子里哪来的老变态啊!靠,那个唧唧那么小好意思出来。”

看见小学生站在店门口还一言不发,秦月月弯下腰:“你是刚刚从巷子口跑过去的小孩子吧?”

史晓飒穿着条皮裙站在了柜台后:“哪里有老变态啊?对小学生下手,脑子有病吧。”她从柜台后面跨出来,把小女孩推到收银台后,指挥着老钟和张小康,“走啊,有人看店了,咱们去看变态啊。”

一行人来到巷子,秦月月指着巷子里背对着他们的老头:“喏,就那个老东西。”

史晓飒扭着屁股踩着高跟鞋就往老头子跟前走,老头转过头,看见史晓飒了,拉开裤拉链开始笑。史晓飒也笑,一边笑一边拉开自己皮裙长拉链:“比比啊,老娘的大还是你的大啊。”

老头脸色一变,顿时蜡黄,老钟和张小康左右夹击,也把拉链一扯:“你要嫌不够这还有呢!”

崔月月跟着后头咔嚓咔嚓地拍照,嘴里念叨:“精彩,精彩啊!”

老头见势不妙扭头要跑,阿旺提着外卖盒子站在巷子另一边:“哇!我送炸鸡你们搞唧!这么刺激的吗!”

史晓飒把拉链拉起来:“把这老头视频拍下来放网上,我看他还敢不敢往这条巷子里走了!”


05

阿旺平时晚上开夜车,大概凌晨三点回来休息,睡到十二点起床上工,下午时间主要是他和老钟看店。

老钟最近老是挠屁屁,挠完还要闻一闻。阿旺待在他身边,平时不带口罩的最近都带起来了。

阿旺问:“你是不是包茎啊,味道那么难闻。”

老钟说:“不会啊,我已经割过了。”

“你不会得病了吧,一直挠屁屁。”

“你瞎讲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是gay啊。”

正好张小康要做午饭,从楼上传来声音:“老钟!你冰箱里面的香肠、黄瓜跟茄子我拿去做菜了啊!”

老钟脸色一绿,阿旺打量了他一眼,冲楼上喊:“张小康,我中午去吃外卖!你不用做我的了!”


06

因为最近发生嘚嘚打车强奸案件,阿旺的生意不大好做,稍微闲了点下来。秦月月说:“哎,每次到这种时候我觉得可能只有我来姨妈的时候稍微安全点。”

阿旺皱了皱脸:“哈?”

“不对,应该是我也长红点点的时候比较安全。”

“那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最安全吗?”史晓飒冲秦月月挑眉。

阿旺和秦月月一同看向她。

“我到现在还没有去装阴道这件事比较安全。”


TBC.

评论(15)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