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日常随笔】“那年我十九岁,赚了两千万,但我不快乐。”

今天要说我一个朋友,A君。


之所以说他,因为正好他们公司在募资需要人帮他们写报道,报道这事儿我交给我学弟了,但是采访是我陪学弟一块去的。他负责官方文书那一部分,我就今天采访完了抒发一下我的个人想法。印象最深就是A君说自己最初有想创业的念头时,留下的这句话:

“那年我十九岁,赚了两千万,但我不快乐。”

我说:“今年我十八岁我也好想拥有这样的‘不快乐’哦。”

不过他作为一个玩金融出身的人,确实也有资格说这种“不快乐”。

不知道有没有了解国内金融的朋友,四五年前在国内玩对冲基金,可以说是非常赚钱的,一个项目一年下来赚个成百上千万的确也不是问题。A君那个时候就跟人一起合作做这个项目,那时正好国内A股也出于牛市阶段,属于一本万利的行业。

也就是跟他聊过,我才深刻体验到什么叫做“对某些人来说,金钱真的只是一个数字”。

为什么有些人会莫名焦虑——因为确实,当你还在为财务自由苦恼时,有人确实能够站在另一角度思考问题,完全不需要为钱烦扰。A君就很典型是这样的人。他只想做一件事:创业,留美读书期间,上学、考试都不是重点,找到能够一起合作的创业创始人才是目的。他在美国找到了如今公司的雏形,找到了他的瑞士CTO,他的合作伙伴们。

像所有创业初期的年轻人那样,A君也曾经历过父母的不理解,甚至长辈对其创业内容的腹诽与攻讦。他睡过杭州一月的火车站,经历过银行卡冻结身无分文只能挤在周黑鸭勉强过夜的狼狈。如果说A君身上有什么令我羡慕且想拥有的,一个是能够说出“那年我十九岁,赚了两千万,但我不快乐。”的底气,和为了自己心底的创业目标能不管不顾,抛开一切的勇敢与狠劲。

不过以上还不够好玩,后面我们谈完这些官方内容以后切换到了朋友模式聊起大家的两性关系,负责采访的我学弟是GAY,情感经历不够丰富没啥好说,A君带来一起采访的合伙人Z是个妇女之友,万年单身小兄弟,也没啥能说,就成了我跟A君的情感史battle。

我谈恋爱是纯感性派,就属于,我爱了就爱了,我想睡你就是想睡你,我不爱也是不爱了。我爱你的时候我的灵魂都可以为你燃烧!

A君说:“……你这状态我飞完叶子的时候会有。”

A君谈恋爱属于完全理性派,是一个女友忽然因为他的忽视哭起来的情况下,他都能忽略哄女友开心这条简单步骤,转而先跟对方分析起“一二三四五”的问题来。

当时我跟我学弟两个人都快笑趴了,我说你跟人分析“一二三四五”的时候,你女友没有打你吗?

A君一脸懵逼:“为什么要打我啊?既然她哭了,难道不应该先分析问题找出原因吗?”

我说:“人家女孩子也许就是因为一瞬间的感情上不舒服所以哭呢,那不就是你的原因吗?”

A君摊开手:“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要做的事情啊。我陪她逛街、看电影,牵她的手陪伴她,我做错什么了呀?”

紧接着A君说出他跟前女友分手前的致命言论。他说:“我觉得你突然哭起来又什么都不说,我也很无奈啊。那你哭也行,如果是因为我错,你可以哭三十分钟,之后我们还是要冷静分析一下到底我们之间的关系出什么问题了,解决一下,对不对?哭解决不了问题的吗。

那要是我根本没有错,你又一定要哭,那你可以哭十分钟,哭完了咱们还得把该谈的谈了。”

我当时笑到打鸣。我说你特么这么说人姑娘没踹你命根子是您命大。

A君表示:但哭确实不能解决问题啊。

他真的是对浪漫关系和微妙的爱情一点敏锐度都没有,我说有时候一个女孩哭了,你用一个拥抱和一个吻就能解决,他露出一个后背起鸡皮疙瘩的表情:你不觉得那样很肉麻也很油腻吗?

我说女生有时候需要的就是非理性的东西。

包括你觉得肉麻的这种东西。

当然你要觉得不适应——你可以考虑男人。

A君跟我摆了摆手。

学弟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

吗随手写了那么多,我还是好希望,有生之年也有机会说一句:

“那年我十九岁,赚了两千万,但我不快乐。”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