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原创/不定期更新】《逼逼奶茶店》13

重口味喜剧向

简介:老板娘史晓飒用她情夫的钱开了一家奶茶店。为了节省成本,史晓飒雇佣了四名员工:兼职快递员、嘚嘚司机、外卖员的流窜犯阿旺;身材火爆白天卖奶茶晚上卖奶的野鸡秦月月;超级自恋有一颗明星梦但永远都在跑龙套的傻逼男张小康;恐同深柜每晚都在体育场男厕所游荡的五十岁单身汉老钟。

合集戳这里: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xilan155/?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154726&sort=1

01-06  

07   08 09 10 11-12


13

张小康是一个演员。

他总在说自己怀才不遇,捧着镜子恨不得一天照十几二十次,如果这世界上真的存在魔镜,就算倾家荡产他都一定会买来,然后天天就对着它问“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

但张小康真的称不上是“英俊”,他的身高不高,只有174.5cm,男人低于175身高在演艺圈里都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和个子只有一米七左右的小个头比显得太大块头,跟一米八的大块头比又特别矮小猥琐。

张小康一天能在横店死个几十次,有时他是名门正派的刀客,有时他是歪魔邪教的教众,有时他是战斗在前线的八路,有时他是被炸死在地的日兵。总之他的身份有时每隔五分钟都会换,唯一的相同点:他们都没有名字。

张小康于是就把这些死者都称之为张小康。

老钟有次要找空调遥控器,一拉开张小康床头柜的抽屉把他吓一大跳:“张小康你有病吧,一抽屉的牌位什么情况?”

张小康抱着他那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自古陶醉站在门边,深情感慨:“你不懂,那些就是我逝去的人生。我与他们相遇,相知,我们合为一体,而后我们失之交臂。”

“你前任真够多的啊,坟头草都长那么高了?”阿旺吃着泡面拿油腻腻的手去翻。张小康过来一把打开,横了他一眼,“滚滚滚,别拿你脏手碰我的宝贝。”

阿旺眯了下眼朝他下体一扫:“就你那个小的要命的宝贝送我我都不要碰。”

张小康懒得搭理他:“这些都是我演过最后死去的角色!”

“可你不是就是一跑龙套的吗?”老钟说。

“就是。你跑龙套一天还没我送外卖钱多。图什么啊张小康,你真够闲的。”

张小康挥开他们这群凡夫俗子:“你们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做‘梦想’吗?除了钱,除了这充满铜臭味的东西,你有想过为了什么去奋斗吗?”

“包括为了能演大片就去和五六十岁的富婆睡觉?”

张小康朝阿旺晃晃手指:“你别乱讲话啊,我早说了我是被强【和谐】奸的!”

老钟撇了下嘴:“强【和谐】奸?这不就是价钱没谈妥吗……”

“喂!”

适逢这会儿秦月月洗完澡裹着条浴巾从他们仨房间门前过去,三个男人停下吵闹,都望着外头那女人。

阿旺瞄一眼继续吃面,他往张小康床上一坐,老钟也跟过去,要从他泡面里捞口汤喝,见阿旺护食还奇怪:“我说你一个月三份工,那么抠门干嘛。不就是泡面一口汤吗。”

“一口汤也是我的。我三份工,饿死了!”

“不是,你钱赚那么多倒是给自己买点扎扎实实垫肚子的呀,泡面哪里顶饱。你钱呢?”

“我钱花哪儿要你管?”

“喂,我好歹年纪比你大算是你长辈,阿旺,你别跟我这么说话啊。你这一个月万把来块钱花那么快,你不会溜冰飞粉去了吧?”

“我去你的溜冰飞粉,我一个穷逼飞得起吗?别问了,没钱还能有多少缘故。”阿旺一抬头,看张小康还在那儿深情望着秦月月背影,抬脚拿人字拖拍他小腿,“喂喂喂,别看了,人秦月月出台费一次两千五,你个穷逼算了吧。”

张小康悻悻然皱起眉看他:“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老钟也跟在旁边嘿嘿笑:“真的,别看了张小康,月月平时出门那什么裤子齐、想奶奶的穿着,你算老几啊?要不等你爹妈跟你说你家里有矿让你回去继承家业了,你考虑考虑点她出台。”

阿旺在旁奇怪:“裤子齐什么东西?你说的是古奇吧?”

“我知道那是啥啊?”

张小康横了这两人一眼,掏出手机瞄了下日程安排,背上包要走:“我懒得跟你们这群社会蛀虫、没有理想的咸鱼多说话。我明儿在崇明岛那儿有个戏要去,还得收拾东西呢,谁跟你们一样浪费时间!”

“您可是大明星,您有梦想真牛逼,燃烧生命为奋起!”说完阿旺一笑,“嘿,还挺押韵。”

张小康这边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正看见秦月月穿了件紧身露肩小短裙出来,身上擦得香喷喷的,画了一个都快认不出她原来样子的装。

张小康跟她挤起满脸笑来打招呼:“出门上班去啊,悦悦。”

秦月月回头锁门,蔑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嗯”了句就是回答了。张小康跟上她脚步:“这大晚上的还去?”

她奇怪看他:“你今天吃错药了张小康?我坐台不大半夜的出门还早上八点半准时上班啊?”

“不是……”

俩人前后挤着奶茶店里那狭窄的木质小楼梯下了楼,张小康硬是跑到她前面有些怯懦地抬头看她:“那个……”

“哪个?”秦月月有点不耐烦地看表,“赶紧有屁快放,老娘上班要迟到了你知道吗!”

“就,那个!”张小康一着急面部表情控制就有问题,这会儿脸又涨得通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不去上班好不好!”

秦月月翻了个白眼,一边点上烟一边扫他:“你是不是等着我说,‘你养我吗’?神经病,让开,我一晚上能赚三四千,你他妈一个月能不能赚到这个钱?滚滚滚。”

说着就伸手要把他给扯开。张小康吃了瘪,脸上笑一下退了,看她要走,想想还是追过去,帮着拉开奶茶店的卷帘门:“我送你去上班吧,你等我,我去取电瓶车!”

秦月月没等他钻出去先把他叫住了:“喂,别忙活了。”

她从店里钻出来,指了指巷口外大马路上停着的宾利:“晚上有人来接我。”

张小康就站在卷帘门边望着秦月月把烟扔脚下拿鞋跟捻灭了,冲他说了句:“你这次拍戏也顺利啊。”

朝着巷口的宾利车快步走去。

张小康苦笑着跟她挥了挥手,一低头,看自己脚上的帆布鞋边上还破开了一个洞。

“别看啦,都走啦。”身后传来阿旺的声音,张小康回头,看阿旺拿着车钥匙,“刚接了单顺风车的活,巧不巧,正好是跑上海的。退票吧。”

张小康微微愣了一下,等阿旺一靠近,下意识先双手交叉捂在胸口:“你不会在路上对我图谋不轨吧!”

阿旺伸手拍在他脑袋上:“你这肮脏的小脑袋瓜一天到晚的瞎想什么呢!”

张小康看着前头那一米八的大高个儿,想了想冲他喊:“可人家坐的是宾利唉!”

“老子只有一辆大众!你他妈爱坐不坐!”

“你把我带到上海真的不收钱啊!”

阿旺开了车锁,回头靠在车门边冲他竖了个中指:“你要不舒服你给啊!”

张小康比他速度还快钻进了车里:“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开车吧。那么大老远长途你知道那乘客是什么人?万一他要对你图谋不轨我还可以跑走帮你报警呢!”

“跑走了帮我报警?”

“要不然呢?”

“那你倒是帮我一块跟歹徒搏斗啊!”

“要我们俩都倒下了,谁告诉110出事地点啊!我是你好兄弟,必须的!”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