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原创/不定期更新】《逼逼奶茶店》11-12

《逼逼奶茶店》

重口味喜剧向

简介:老板娘史晓飒用她情夫的钱开了一家奶茶店。为了节省成本,史晓飒雇佣了四名员工:兼职快递员、嘚嘚司机、外卖员的流窜犯阿旺;身材火爆白天卖奶茶晚上卖奶的野鸡秦月月;超级自恋有一颗明星梦但永远都在跑龙套的傻逼男张小康;恐同深柜每晚都在体育场男厕所游荡的五十岁单身汉老钟。

01-06  

07   08 09 10


11

上一次跟秦月月走同一条巷子遇上甩小唧唧老头的女孩每个礼拜五都会来买奶茶,她说她叫魏薇。

魏薇有段时间没来了。

秦月月这天在收银,冷不丁听见身后有人跟她讲话:“一杯珍珠奶茶,不要珍珠加椰果加布丁加红豆。”

秦月月转头,看见是之前那个魏薇。她收了钱给她做,聊起天来:“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你啊。没钱来喝奶茶啦?”

“没有啦。”那小女孩低着头转着手腕上的假宝石手链,“最近在医院。”

“哦?”

“被人打骨折了,喏。”她往后退了一点,好让柜台后面秦月月能看清她脚上打的石膏,“前两天公布了舞蹈队个人奖项以后,莫名其妙来了一帮人把我打了一顿。”

“恐怖,你爸妈呢?”

“我爸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让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找班主任吧。”

“找了呀,找了所以我现在腿骨折了啊。”

“那么惨?”

“对啊。”魏薇脸上没有表情,奶茶店里忽然沉默了一阵。秦月月把封好了口的奶茶交给她:“学校有说怎么处理吗?”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呗,还能怎么办,打我的人家里很有钱,打了二十几万,我爹妈都要乐疯了。”

“二十几万哦。”

“是啊,我妈还说反正以后跳舞又不能当饭吃,腿断了就断了吗。”小女孩脸上有种过分成熟的冷漠,好像被打断腿打上石膏的人不是她。她低头吸了一口,把一大块布丁吃了下去,抬头和秦月月说,“你给的小料加太多了吧?”

秦月月支着头耸了下肩:“没事啦,反正都倒进去了。对了,你知道主谋是哪几个吗?”

“也经常来这边啊,就是那几个打扮很漂亮又很瘦的女孩子。用苹果手机还染发的。经常跟隔壁职高的人一块。”

“那我知道了。你现在要走了吗?”

“我要回家啦。”

“你别着急,等一下啊。”秦月月拿出手机给阿旺打了个电话,“阿旺,你现在是不是差不多嘚嘚要下班了?”

那边回答了,她继续:“那你回来以后帮我送个朋友啦。”

魏薇有些惊讶看她。秦月月挂断手机朝她摆摆手:“别着急哦,等下让个哥哥送你回家。”

“我……我就只带了买奶茶的钱哦。”

“无所谓啦,顺路而已。”

“我家坐公交车要一个小时唉。”

“没事没事!”

阿旺没十分钟就开到门口了,秦月月叼着烟站在门口冲着她挥挥手。

隔天,来了几个职高带妹的小流氓,秦月月看准了其中揽着小姑娘的青春痘男,朝人妩媚一笑,手指勾了勾,不到一个小时,那小子就偷偷翻窗从奶茶店后面来找她了。

三个月后。

魏薇腿上的石膏已经拆掉了。她来时是老钟负责收银,问了一句秦月月在哪儿,老钟说她在楼上睡觉,问她有什么事。小女孩托着腮帮子一脸困惑地问这位五十岁大叔:“你知道什么是HPV吗?”

老钟调奶茶的手差点一抖:“你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字?”

“有人讲我们学校有六年级的女生得了HPV,对了,今天教导主任和其他几个女老师似乎都没来学校,去体检了。好奇怪哦,这个病很可怕吗?”

“……呃,你当它很可怕吧。”

“哦。”魏薇拿了自己的奶茶,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手中福字结,“你能把这个给那个胸很大的漂亮姐姐吗?”

老钟伸手接过:“这是你做的啊?”

“是啊。是不是很丑?”

老钟笑了笑,没回答。确定他能把东西交给秦月月,魏薇就走了。老钟让张小康看一下店,自己上楼把这个福字给秦月月。秦月月躺在床上抽烟,接过手时笑了:“这做的可真他妈丑啊。”

老钟抱手站在一旁:“唉,小学那边居然有六年级女生HPV唉。”

“奇怪吗?他妈六年级还有怀孕的呢,这附近牲口多少头你不知道?”

老钟撇了撇嘴,斜眼看见秦月月床头柜上放着的药。秦月月在感觉到他视线时,略微尴尬的伸手把床上的玩偶遮在了干扰素药物前。烟喷在老钟脸上,她干笑道:“干这一行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老钟就没说什么了,下楼前跟她讲了句:“我准备做晚饭了,你要吃啥不?”

“随便啦。有什么吃什么。”


12

“我19岁的时候就以为我要死了。”史晓飒在她40岁的生日时这么说。

她没有多少朋友,这场生日就放在简陋的奶茶店里。来参加的也就只有她那稀奇古怪的几名员工。

她赤脚踩在塑料椅子里,支着头,指腹习惯性的在眼周按压:“毕竟我是一个在八十年代被我老头发现偷穿裙子的男生,那臭老头揍我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下一秒我的器官都该被他打变形了,我该死了。可是没有,我居然一路活到了四十岁,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而且我29岁的时候也以为我会死,因为当一个女装癖变态,过了这个年龄以后,胡子会越长越粗,男性特征会越来越明显。以前男人摸我的手会说‘好滑’‘你好美哦’,过了那个年龄段以后,他就会嫌弃你,觉得你他妈真恶心。”

阿旺问:“但你那个老情人不就是差不多那个时候跟你在一起的吗。”

“那个时候我餐餐把雌激素药跟沙拉拌在一起吃了,拜托,我要是任由自己胖下去丑下去怎么可能还有男人要我啊?”史晓飒简直能把白眼翻上天,“你们这群男人是不会懂得。”

这群男人:包括老钟和张小康在内,都有些尴尬。

史晓飒端着酒杯按了按眼角:“真的很奇怪,我抽烟喝酒还他妈肛瘘,一路活到现在了,真是神奇。”

“你知道骨灰这种东西烧完了其实是跟别人混在一起的吧?”秦月月开口。史晓飒往她那看去,唯一一个真实女性怂着肩,“可能只是单纯别人不想跟你骨灰放在一起,所以你才能一路活到现在咯?”

史晓飒二话没说扣出一大块蛋糕糊在这贱人脸上:“你放心,我一定等着机会跟你一起进焚化炉!你一堆我一堆,太阳底下烧成灰!”


TBC.


评论(1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