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之红

读者群号:379360534
闭关,赶稿,勿扰。

【锤基/现代黑社会AU】《法外之地》01-07

《法外之地》

配对:Thor/Loki

简介:Thor接到任务去暗杀黑帮头目Laufey。他在潜入之后却莫名先被牵扯进了一场枪战中。一番犹豫之后,他选择帮助这个明显就和贩毒团伙对着干的黑发小子。

“你考虑过跟我离开这儿吗?”

“我为什么要考虑?我是一个比坏人还坏的家伙。我坏透了,这种混乱才适合我Thor。你知道的。我喜欢这种感觉,离开这儿我会死的。”

“但……”

“你知道在哪儿能找到我。拜拜。”

01

“这是你本次任务的目标。”

局长把那张照片拍在他面前,指尖敲了敲照片中那个精干中年男人的脸。

“目前约顿海姆地下头号毒枭:Laufey。”

金发特工接过那张照片看过之后将之还给对方:“潜入任务?”

“这是地址,你所有新身份信息和任务时间都在那儿。”

他站起来,带着痞笑和上级敬礼:“没问题!”

 

02

01:09

午夜时分,约顿海姆的夜行动物才刚刚开始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脱衣舞酒吧内气氛正到最热,已沉浸于吵杂乐音之中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摇晃着身体。服务员忙碌来回于卡座与吧台之间。卡座中挂着大金链的家伙搂着身材火辣的美女嘴里吞云吐雾,白色粉末飞散在昏暗灯光之下,只穿了三点式的妖艳女人站在堆满钞票的桌上大跳热舞。

有人悄无声息在人流中穿梭。

没人在乎别人到底在做什么,就算谁的手突然拍在自己屁股,也都懒得计较。腾起的烟雾,浪费的酒水,燃烧的钞票,飞起的可卡因。

那个黑发西装男人抹了把打足摩丝的背头走上台阶,给了栏杆边穿旗袍朝他抛来媚眼的亚洲女人一个飞吻,对方在得到肯定信号之后立马靠近过来,纤指在他的衬衫领口徘徊。

“一个人吗?”女人问。

他却没给她答案。这男人嘴角微微上扬,英俊面庞与优雅气质足够让这个女人在短时间内就拜倒在他石榴裤下,但他看来对此有些漫不经心,掌心顺着她旗袍开叉下的大腿根一路上摸之后却又撤回手来,指腹轻压在她唇边:“你不是我的菜。”

那女人沉下目光,在他要离开之前扯着他的领带,把自己的口红印留在上面。

“我叫Nana,想找我,就来这里。”

男人礼貌地退出这一异性暧昧圈,走出女人视线。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有些不耐烦抹开那点殷红,收起了笑容。

他绕过了守卫走到二楼,用从那个女人大腿根的ID卡打开员工通道门。厚重铁门在他身后关闭之后彻底隔绝酒吧里的群魔乱舞。

他朝后警惕扫了一眼,利落脱掉西装外套露出里面服务生的马甲。假装上菜路过厨房的时候顺走菜刀,接着穿过走廊,径直朝着两名魁梧面戴墨镜的大汉走去。

他步调悠哉,嘴里吹着口哨,哼的《Run,Rabit,Run》的语调。守在那儿安保人员朝他发出厉声直至。他给出一个迷人笑容,在枪声未响之前,左右手中刀锋已划过二人喉口。

“终于有枪了。”他蹲下身,从安保人员身上拔出枪。低头看了眼时间,又望向走廊尽头,廊上的监控器正对准了他。

“Loki is here。”他笑容得意而又邪佞,抬起手枪。监控器后坐着的人眼睁睁看着屏幕在他做过口型之后彻底化作满屏雪花。

 

03

01:14

爆炸声从舞厅楼顶传来,二楼北面硝烟弥漫,整座墙都被炸塌。火光从这其中窜出,酒吧里的人瞬间尖叫着作鸟兽散。枪声从坍圮的墙壁之后传来,最先能看见有人从墙后翻身出来,紧接着不断有保镖追出。

“嘣——!”

跑在前面的黑发小子一边兴奋欢呼一边越过栏杆直接爬到吊灯上,他开枪打断了另一边的锁链,瞬间朝酒吧另一端晃去。人群已经朝着安全出口跑的差不多了,他回头冲着还在辛苦沿着正常路径追过来的安保人员们竖了两个中指,两手一甩做了一个好似指挥家谢幕的姿势。

在他身后不远,又一声爆炸声传来,这次炸裂的墙直接通向外界。

他扭头冲入硝烟之中。

 

04

01:15

金发特工现在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失业穷困住在房车中的中年男。十一月底的天气,Thor躺在房车的躺椅上看手机屏幕里的任务信息。这是他潜伏的第一个晚上,他挑了一个相对来说没人感惹事的地盘呆着。在约顿海姆,到处充斥着毒品交易、抢劫杀人,但他可把车停在了约顿海姆最大的脱衣舞酒吧旁边,不管是谁,也该给这边老大一个面子。

但还没等他结束第一天准备工作进入梦乡,什么东西落在他车顶传来一声巨响。他惊坐起来,下意识伸手摸向枕头底下的枪。

接着是谁肘击打碎了他驾驶座的玻璃窗。这回Thor直接拿枪对准了伸进来那只手大声怒喝:“嘿!车里有人呢!”

探进来一颗脑袋,毫不畏惧他手里黑魆魆的枪口做了个鬼脸:“哦,我当然知道这辆穷鬼放车里会有人。”

他身形敏捷通过砸开的车窗爬进来,Thor在不清楚情况之前,安全地带养成的习惯让他暂时没有那么快会开枪:“既然你知道车里有人就赶紧给我滚出——去去去去去去去去……”

可这位突然出现的先生看来根本不打算遵守这一和平礼仪,率先朝他射出了电击枪。黑发青年笑嘻嘻凑到他身边从他口袋里摸出车钥匙,而后拍拍他的脸:“我叫Loki,记住我的名字,以后你在约顿海姆混会用的到的。顺便,谢谢你的车。”

接着就毫不留情把这位看起来“穷困潦倒”的金发壮汉扔出车外。

在十一月底的冷风天。

Thor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破房车就这么被人呼啸开走。他一直到半分钟后才终于从电击中恢复过来,冲着车离去的方向跑了几步,终于确定根本追不上了才总算停下脚步。

“操!”他咒骂了一句,也记住了那个名字,“Loki!”

前面又传来一阵车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声响,枪声在夜色中响起,Thor懊恼地一屁股坐在冰冷柏油马路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房车在前方路口一个风骚转弯致使一辆豪车撞入街边楼房。

“……你他妈是个什么人物啊?”

 

05

“湿巾纸?娘炮的东西。哦,防晒霜……天哪,这是个基佬吗?好吧,香烟,勉强可以拿来用。哦还有这家伙的身份证卡片?瞧瞧看,Thor Odinson,这还有个漂亮的警徽哈哈。”

这是下午三点,Loki把车就停在了废弃的大坝上,他斜躺在房车破烂的车前盖上过分闲适的翻捡着车上的玩意儿。警徽在太阳底下闪着金光,Loki戴上卧底警察留在这儿的墨镜,将警徽举高了。

而后他敏锐察觉到有什么人接近,在对方想要开口现身之前,率先将枪抬起指向对方打起招呼:“哟吼,条子。”

来人与他相别不超过十五小时。Thor有些狼狈的扯掉身上的那些布料。Loki笑嘻嘻地:“找到这儿不容易对吧?旁边都是山寨名牌的服装加工场,到处都是棉絮,那儿雇佣的亚洲人百分之八十都是听不懂英语的。”

Thor在握枪靠近时就注意到对方把玩着自己的警徽,他平缓了一下心情,试图跟对方谈谈条件:“听着,Loki,我们两个井水不犯河水,我来这儿有我的任务,而你也许需要什么帮助我也能够提供。但不关怎么样,关于那个……”

“哪个?”

“你手里的东西。”

Loki过分夸张的摆了摆警徽:“哦,你是说这个闪闪发光的小东西吗?看着真讨人喜欢,不是吗?我亲爱的条子先生。”

他长腿一跨从车上翻下来,一步一顿朝着Thor枪口而来:“说真的,你到底惹恼了哪个上司被委派到约顿海姆来执行卧底任务,你知道是在这儿的条子有多少吗?”

“有什么事,我们都好商量。”在Loki靠的足够近时,Thor放下了枪伸手试图把自己的警徽拿回来。

Loki长手一挥告诉他:“不,我不喜欢商量。如果一定要说点什么,那我只喜欢别人听命于我,懂吗?这儿可不是可商量的,你应该才来不久还来不及把你的警徽证件找个好地方埋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跟我……合作?”

“你看你还是没懂。”Loki似乎有些烦躁起来了,“我没打算跟你合作,听着,条子先生。咱们这儿不存在合作,除非你好好听我的话把我的事儿搞定了,不然我马上会把你的警徽跟你的脑门一块送去给这儿的头头。这儿的人可喜欢拿条子脑袋当枪靶了,明白吗?”

Thor重新举起了枪:“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抱歉我要开抢了。”

Loki毫无畏惧双手举起:“是吗?我真是怕死了,我这个小娘炮现在简直要被你吓破胆了呢,警长。那就开枪啊。”

Thor说:“你难道觉得我不敢开枪吗?”

“我可不这么觉得。你不开枪就是个狗娘养的。来啊,开枪啊。”

这小子真是个约顿海姆贫民窟长大的混球。Loki看出这金发警察眼里的犹豫,狡黠笑起:“瞧瞧,现在谁是小娘炮。你连开枪都不敢,来什么约顿海姆。说说你的任务,说不定跟我的计划有吻合呢?”

“我的枪还没放下,这意味着我随时都能射爆你的脑袋。”

“真的吗?”Loki身体忽然一软朝他贴过来,带着痞气笑容的脸贴着他枪管,呼吸蹭过Thor轻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湿润的嘴唇在他指尖微微蹭过,“比起射爆我的脑袋,我的嘴和其他器官有更好的用处。”

“你知道你的调情听起来恶心极了吗?”

“一般别人看见我的嘴和脸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你懂得,长得好看人总会有特权。”Loki压下了Thor的枪管,贴近过来,伸手揽着他肩膀,这个距离太近了,过分暧昧,也实在有些危险,“一个刚刚来到约顿海姆就被抢劫的条子,真是可怜透了,这个无助的孤儿来到这儿是为了什么呢?调查谁死亡的真相?获取什么非法交易链的证据?奉命来追拿哪个著名逃犯?或者说……杀了哪个一直影响整个市区安全的大佬?”

“你看起来对这些挺清楚。”

“我不清楚,我只不过经常看电视电影而已。那些动作片都是这么演的。你看见爆炸能做到头也不回吗?”

Thor在他这些漫无边际毫无重点的谈话中渐渐放松下来:“没有,谁会在爆炸的时候回头?不应该使劲先跑了再说嘛?”

“哦,话说回来,作为一个约顿海姆人,我尽地主之谊还是要给你一个忠告。”

“什么?”蓝眼睛的警察在问完这句话后,浑身一阵疲软困倦。Loki拔出注射完毕的针管笑眯眯道:“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一个约顿海姆人的话。他们不是骗子就是人口走私贩。”

“你真是一个……”

“一个混蛋?哦,我是的。做个好梦,帅哥。我真是爱死你的蓝眼睛了。”

昏迷前,Thor唯一记得的就是Loki那副不怀好意的笑脸。

妈的,这个该死的约顿海姆人!

 

06

当Thor再次醒来天再次黑了。他是被漫天星空中炸响的烟花吵醒,手上吊着一条铁链,铁链的另一端绑在了一根老旧的爬梯上。

Thor看了看周围,这儿不知是哪儿的天台,周围是一个接一个被定时点燃的烟火,一时之间他都没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摸了一下口袋,手机还在,然而里面的联络电话全都被删光,只留下了一个新录入的号码。

还能是谁?必然只能是Loki。

Thor愤愤然地拨通了那个号码,那边很快就接起了:“嘿——帅哥!”

“Loki!”

“你喜欢我放的烟花吗?那些都是中国人做的,我真爱死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嘛?啊,我在帮你呢。我破解了你的手机,顺便一说里头的系统真够老旧的,你们警局没钱做这方面的安全维护吗?你脚底下的那个堡垒就是Laufey的栖身之所,是不是另一个不亚于烟花的惊喜?我知道你很想谢我,不过不必!”

“……你说Laufey就在下面?”

“嗯哼,只不过有一点!亲爱的警长,你的烟花可不止你看见了哦,Laufey的那帮蠢货保镖可能会把它们当做什么爆破上来找你。邀请他们一起看烟花真是浪漫的选择。”

Thor在他话未落时就已经听见脚步声由下方传来了。他挣扎着想将铁链从栏杆上挣脱。天台大门被人打开,黑衣保镖们涌了进来,Thor看为首的人与自己越来越近,焦灼地想要将手拉开。

他冲着电话那头吼道:“Loki,你把钥匙放在哪儿了?”

“钥匙?什么钥匙?”

“锁着我的铁链!”

“哦!你是说那个钥匙啊?对不起,我好像没有留在你那里。啊我摸一摸……你猜怎么着?”

Thor在选择了免提,将手机塞进口袋里时先一拳将最靠近的那家伙砸晕在地。

Loki在电话那头幸灾乐祸道:“在我口袋里呢!”

“LOKI!”

他不痛不痒道着歉:“对不起咯。”

另一个人拿着枪逼了过来,并警告Thor:“停止反抗,不然我可就开枪了!”

Thor骤然发力,在对方要开枪的那一瞬间硬生生把已经生锈的那段铁栏杆给扯断了。他抓住从铁棍子里滑脱下来的链条当做武器缠在手掌上。

“Loki,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想听哪方面的?”

在躲过了几次枪击以后,Thor夺下了其中一人的武器找了一个藏身之地。

“该死的,我要听和我任务有关的!”

“你真是一个没有情趣的人,Thor。你这样的家伙真的只能靠肉体吸引对象了。”Loki叹了口气,“Laufey在你往下再下两层楼最北面的房间。那儿一共有八名保镖,我在路上的一个埃及长颈瓶里头给你塞了个大宝贝,你会喜欢的。现在,祝你幸存,我挂了哦。”

“你——”

电话那边无限忙音让Thor恨不得把手机都砸出去。

 

07

Loki把手机扔出车窗,看着那小小的盒子消失在寂静黑暗的河水之下。他坐在属于自己的那辆黑色卡宴跑车里,对着车里的镜子端详着自己的模样,理了理抹了摩丝的长发,而后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咧嘴一笑,发动汽车朝着前方正燃放烟花的山顶别墅驶去。

他的车一路而去畅通无阻,当他在电子门前停下时,只是打了一个响指,便已有人接通了他车身上的联络线视频。

“夜安,Loki少爷。目前府中正有意外发生,老爷并不建议您现在回来。”

“哦?发生什么了?”

“有人正在向老爷发起袭击,这很奇怪,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

Loki心说你当然不会知道,这家伙可是自己靠着你们这群蠢货的守卫漏洞塞进来的跳跳糖。他露出一个失落的表情:“我非常想念父亲,不久后就是他的生日,我这次回来正想来拜访他。”

“老爷会明白您的心意。不过,Loki少爷,他不久前还在为夜馆那儿的事在生气,您再怎么调皮也不应该把那儿炸了。”

不炸了他爹今天怎么能从那群漂亮脱衣舞娘的床上爬起来回老宅里头继续寻欢作乐呢?Loki挤出个愧疚的笑容:“告诉爸爸我知道错了。放我进去吧,我不仅有自保能力,我也能保护他,相信我。”

那守卫在犹豫之后选择了相信这位Laufey家族唯一继承人的话将电子门打开了。黑色卡宴缓慢驶入这栋巨大的山顶别墅的花园。Loki把车就停在了那儿,不准任何仆从开走,而后抬眼望向北面目前枪声不断的小屋,深吸一口气,踏上了台阶低语道:“我真是爱死了这混乱的味道了。”

TBC.

评论(5)

热度(238)